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2|回复: 0

祝腾讯好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0-9 13: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关注“系统总裁”公众号,了解最新的IT资讯。

    战略决定组织。

    在腾讯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流传了一个星期后,9月30日早间,腾讯官方正式公布了具体的调整方案。

    这份长达3000字的调整方案明确,腾讯此前的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将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拆分重组为两个新的事业群—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这是腾讯时隔六年后的新一轮调整,也是其成立近20年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的变革,一系列的调整将重整腾讯的业务重心,也势必引发腾讯在现有事业群架构中的权力分配。

    “我们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充满危机意识和前瞻性,才能引领腾讯进入下一个时代。”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如是指出。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同样表示:“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事实上,2018年堪称是腾讯的“水逆”之年,年初寄予厚望的多款游戏未能实现商业变现,受此影响,这个市值一度超过Facebook的互联网企业遭遇 “黑天鹅”,短短半年内公司市值蒸发超过万亿港元。

    此外,由于游戏行业的版号冻结以及政策严控,腾讯整体营收增速在放缓。腾讯今年公布的半年报业绩显示,第二季度公司净利润179亿元,同比下滑2%,环比则下滑23%,低于市场预期的193亿元。其中,腾讯游戏收入出现罕见的环比大幅下降,来自智能手机游戏业务的收入环比下跌19%。

    在游戏主业受挫之下,腾讯迫切需要在游戏之外寻找公司业绩增长的新支点,这时候蕴含可观商业价值的To B/G市场成为腾讯必须要拿下的战略高地,也必然带来腾讯由C端用户到B/G端产业的路线转向。

    发生在2012年5月的上一轮组织架构的重大调整是为了应对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型,此次重大调整则是为了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的转型,腾讯能否再次如愿?

    变与不变

    在腾讯此次调整之前,公司共设有七大事业群,分别是CDG(企业发展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OMG(网络媒体事业群)、SNG(社交网络事业群)、TEG(技术工程事业群)以及WXG(微信事业群)。

    腾讯此次组织架构调整,主要在B、C端展开。从调整的方案来看,腾讯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分别整合了公司旗下B、C端的业务。

    具体来看,PCG并入了QQ、腾讯视频、新闻、兴趣阅读业务和QQ浏览器、应用宝等C端业务,而与视频相关的腾讯影业等业务也一并并入。作为国内的流量巨头,腾讯的护城河得益于通过QQ和微信即时通信工具成功卡位PC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并在C端用户上构造了庞大的生态系统,而PCG的调整方案,意味着腾讯将原来散落于各大事业群之中的社交及内容业务进行了整合。

    在腾讯方面看来,新的架构下,PCG集聚了QQ、QQ空间等多个流量平台,以及腾讯视频、腾讯新闻等多个内容平台,这将为内容生态创造更好的生长环境;而技术将作为最坚实的底层基础设施,成为内容生态的创新驱动力。

    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在QQ日益呈现衰落趋势之下,腾讯这种将发展较为不错的内容平台与QQ等社交流量平台融合发展的调整,不失为明智之举,“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相比OMG内容平台还不错的发展势头,以QQ、QQ空间为主要核心的SNG越来越游离于腾讯的大战略之外。”

    事实上,在PC时代,QQ是即时通信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统治网络社交的20年里,深入地渗透到中国网民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QQ和QQ空间自2017年开始进入下滑通道,其月活连续呈现下滑趋势,并且下滑的幅度远远超过了相应智能终端的上涨幅度。腾讯2017年全年年报显示,QQ月活为7.8亿,同比2016年下降9.8%,而智能终端为6.8亿,仅上涨1.7%;QQ空间月活5.6亿,智能终端月活为5.5亿,两者均同比2016年分别下降11.7%和9.1%。

    如果说腾讯此次在C端上的调整是核心阵地的加固和提升,那么在B端的调整则是来源于互联网下半场竞争的压力。马化腾此前就曾表示,腾讯目前的组织架构主要针对C端消费者,为了适应未来的发展,腾讯需要一个更加适应To B/ G业务的企业模式。

    根据调整方案,腾讯的B端业务,将统一打包到了CSIG,涉及范围包括:云、智慧零售、安全、地图、医疗、物联网、智能平台等,即并入了原CDG企业发展事业群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原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安全、地图、医疗、智能平台等业务团队;原OMG网络媒体事业群开放平台部ToB相关团队;原SNG社交网络事业群云业务线、在线教育部、实验室群团队;原S1微瓴物联平台部、政务业务部。

    综合来看,这一调整不仅将此前隶属于SNG的腾讯云调整为独立的事业群部门中,还将以腾讯云为核心构建一个以技术驱动的全新B端阵地,直面医疗、教育、交通、制造业、能源等行业的智能化、数字化转型的市场机遇。

    B端业务重整

    事实上,B端业务的调整是腾讯此次调整的重中之重。

    在刘炽平看来,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下半场的关键词,通过数字技术为产业升级,把消费者和产业对接起来将创造巨大的社会和产业价值,而这是腾讯在游戏主业面临风险以及C端流量备受竞争压力下,不得不进行的业务重心转向。

    可以看到的是,腾讯在C端增值服务占比逐渐收缩并且备受考验。在过去的8月份,作为WeGame平台成立以来最重磅的新品引入,《怪物猎人世界》在上线不到5天后被要求下架,引发了行业对于国内游戏版号冻结的极大关注,而另一款国民级游戏《绝地求生》未能如愿接力《王者荣耀》,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腾讯游戏的整体表现。

    腾讯在游戏端的承压。此外,抖音、拼多多和头条系等下沉市场独角兽的崛起也正挤压腾讯在流量端的优势,从日前腾讯开通微信链接再次大力扶持短视频平台微视,可窥见其承受的压力。因此,在众多因素影响下,向B端业务的转向成为腾讯发展的重要抓手。

    从腾讯目前的营收结构来看,梳理腾讯历年财报不难发现,腾讯B端业务近几年的占比逐渐扩大。对于拥有大量流媒体的腾讯来说,网络广告是其流量变现的一大方式—从2013年以来,腾讯网络广告的营收占比逐步扩大,并在2014年腾讯砍掉电子商务服务之后,网络广告以14.83%的占比成为公司第二大营收来源,而该指标在2017年年报中达到17.01%。

    此外,过去几年来,微信支付及腾讯云的发展势头更加明显。2017年年报显示,腾讯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33.38亿元,以18%的占比首次全年营收超过了网络广告业务的营收占比,并且其通过比增幅达到121%,增速远超其他业务。

    然而,腾讯To B业务分散在组织体内。作为腾讯To B业务重要载体的腾讯云,位于SNG,其他的AI、互联网+、企业微信、小程序等To B业务,则散落在不同的BG和业务部门,往往难以有一个高效的联合。

    “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聚合公司在各个相关领域积累多年的领先能力,整合包括腾讯云、智慧零售、安全产品、腾讯地图、优图等核心产品线,帮助医疗、教育、交通、制造业、能源等行业向智能化、数字化转型。”腾讯在调整方案中如是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提出,腾讯除了进行广告营销服务线的升级以外,还将成立技术委员会,通过内部分布式开源协同,加强基础研发,打造具有腾讯特色的技术中台等一系列措施。

    后发与先至

    腾讯此次组织构架的调整或将助力其B端业务的发展,但此次调整能否落实,关键还在于人员的构成。

    正如业内指出的,相比陆奇之于百度,王坚之于阿里云,腾讯云自2014年成立以来,虽然先后历经了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挂帅“出征”、曾就职于谷歌和微软两大互联网公司的陈磊搭建基础框架和设施,以及前后几任空降经理,但腾讯云,包括整个腾讯技术层面一直缺少一个具有内部号召力与行为影响力的精神领袖。

    上述的业内人士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不难预见的是,QQ和微信是构成腾讯流量帝国的两大重要基石,因而如何效缓解QQ衰落趋势就显得尤为重要,‘社交+内容’本身在流量价值的释放与内容流量需求上有着天然的匹配优势,在未来或许能够发挥融合的效应,不过是否能够如腾讯构想的那般成为公司融合创新的试验场及新引擎,关键在于由谁来掌舵改革。”

    据方案公布,COO任宇昕将同时负责新成立的PCG,同时继续管理以游戏为主的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而原先负责SNG的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将成为新成立的公司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

    资料显示,汤道生1994年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获得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并于1997年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加入腾讯之前,曾在Oracle软件公司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他还曾在Sendmail软件公司,管理研发团队开发大型邮件系统,反垃圾邮件过滤系统等。

    在互联网资深分析师丁道师看来,任何消费端的企业在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都会往产业的B端发展和进阶,例如微软、亚马逊、IBM都是如此,而且以腾讯目前的体量和业务快速转换的现状来看,确实是时候需要进行业务及组织上的调整。

    不过,在业内看来,相比阿里早于2009年成立阿里云独立团队,并在此后推行中台系统,腾讯这次针对B、C端的调整已经有一定的延迟。而早在2016年,国内云市场的竞争就涌现出了诸如华为云、浪潮云、新华三等IT厂商的产品。

    事实上,利用先发优势,阿里云在业内已经打造了具有一定优势的“ET大脑”,其2018年财年收入达到133.9亿元,跻身全球LaaS服务商第三名,仅次于亚马逊和微软, IDC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阿里云以47.6%的占比已经拿下了国内绝对的市场优势,位于第二阵营的腾讯云还将要面对华为云、中国电信的天翼云等更多的竞争对手。

    此外,虽然腾讯云凭借背靠腾讯流量的优势,在游戏及视频领域达到了行业第一的位置,但在智慧政府、智慧城市和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具想象力的市场中,阿里云、百度云等企业同样将下一步拓展的目光瞄准其上,未来行业的竞争将会十分激烈。

    巨轮难转向。主动进化的腾讯能否如愿?

    腾讯!加油!

    2、“免责声明”:因为本论坛不允许直接转帖IT资讯,本人只能根据时代周报记者王州婷的原文 进行相应修改整理而成(原标题已经修改)。3、如果原作者有异议,烦请相告!本人将进行删除。谢谢!




    上一篇:便利与风险并存······
    下一篇:国产手机给力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